歡迎訪問大悟縣紀委監委網站!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風廉政教育>>警鐘長鳴

“工商苑”事件的臺前幕后——武漢市工商局原副局長熊俊違紀違法案件透視

時間:2013-02-22    來源:大悟紀檢監察    作者:    點擊:3660

 

核心提示:

  原本是工商部門“下崗職工再就業便民服務窗口”,竟然搖身一變成為商品房“工商苑”;沒有施工許可證和商品房銷售許可證,竟然在國有劃撥土地上興建了一棟12層、建筑面積達4200平方米的違法建筑并對外銷售……

  這樣一件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卻在湖北省武漢市真實地發生了。

  一棟辦公樓何以能變為對外銷售的商品房?建設周期那么長,為何監管部門沒有及時制止?看似鬧劇的事件背后究竟隱藏了什么內幕?

  “工商苑”事件的臺前幕后

  ——武漢市工商局原副局長熊俊違紀違法案件透視

  武毅詩

  2012117日,在湖北省武漢市治庸問責行動中落馬的市工商局原副局長熊俊,因被查出涉嫌犯濫用職權、受賄、貪污等三項罪名在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

  現年53歲的熊俊,被控于2008年初擔任武昌區工商分局局長時濫用職權。檢方稱,2008年初,熊俊在擔任武昌區工商分局局長時,管轄紫陽工商所辦公用房重建,熊俊采取置換方式以白沙洲玻璃廠橫街29號地塊(以下簡稱29號地塊)沖抵紫陽工商所建設費用,由企業建商住綜合樓。熊俊明知29號地用地性質為國有劃撥機關辦公用地,卻虛報為建“下崗職工再就業便民服務窗口”,擅自在該地塊違法建設12層共44套住房、建筑面積達4200平方米的“工商苑”商住綜合樓,并擅自對外銷售獲得賣房款480余萬元。

  此外,在2008年至2011年期間,熊俊利用職務便利,為其下屬晉升、下屬子女就業等提供幫助,收受賄賂56萬余元;20096月,他還虛構采購辦公用品貪污公款1.32萬元用于家庭裝修。

  庭審中,熊俊對指控罪行基本供認不諱,并請求得到法庭寬恕。

  法院宣布將擇日宣判該案。

  膽大妄為,強把陰謀變“陽謀”

  將時間回溯到五年前。

  2007年下半年,武漢市武昌區工商分局紫陽工商所向分局提出解決辦公樓破舊、辦公用房緊張問題的申請。收到報告后,分局經過研究決定:將所屬的29號地塊交給企業開發,同時由企業出資重建紫陽工商所辦公樓并適當補償現金。隨后,此方案也得到市工商局領導同意。

  方案一出,便立刻有人打起了“小算盤”:何不利用這個機會修建商住綜合樓從中大撈一筆?此人便是時任武昌區工商分局局長的熊俊。

  熊俊在當地工商系統也算是一個“能人”——從39歲開始,便先后擔任漢南區工商分局局長、黃陂區工商分局局長、武昌區工商分局局長等職,在基層分局“一把手”崗位上任職長達13年。

  聯合建房初步方案確定后,熊俊便在施工隊的選擇上打起了主意。他想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個體戶葛某。此前,熊俊與葛某打過兩次交道:一次是2007年,熊俊在某溫泉不慎將價值2萬余元的手表丟失,心痛不已,葛某得知后立刻奉上2萬元;另一次是熊俊家里裝修,葛某又奉上3萬余元。為此,葛某的“豪爽”讓熊俊印象頗深。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葛某這一次拒絕了熊俊拋來的“橄欖枝”,表示放棄該項目——他向武昌區國土規劃等部門咨詢過,29號地塊性質是行政機關團體用地,只能用于修建機關辦公樓等,修建商住綜合樓面臨兩個難題:一是規劃手續不能批,二是建成商住綜合樓的土地證和房產證也無法過戶。葛某認為,這個項目沒有任何可行性,操作風險極大。

  盡管如此,仍有人把這次聯合建房視作天賜良機。他就是武昌區工商分局原副主任科員張文華。

  張文華在工作中認識的沈某曾將一塊國有改制的工業用地建成商品房,后以“二手房”名義銷售,補交罰款后辦理了相關手續。張文華從中領悟到:這是一條絕好的生財之道。因為如果要以正規方式取得國有土地使用權,必須經過“招、拍、掛”方式且價高者得之,而沈某的操作方式顯然大大降低了“拿地”的成本。

  這次得知分局擬找企業聯合建房的消息后,張文華敏銳地意識到:機會來了,可以依照沈某的“經驗”如法炮制。

  張文華立即找到新洲老鄉汪華平。在巨大的利潤面前,汪華平心動了,欣然答應與張文華合作。鑒于張文華系武昌區工商分局工作人員,二人約定對外的一切事宜由汪華平出面,背后的事情由張文華和熊俊協商。張文華后又找到熊俊,稱自己的老鄉汪華平愿意承接該項目。熊俊當即表態讓汪華平帶著建筑公司的資質過來面談。幾天之后,汪華平以新洲八建集團公司項目經理身份出面商洽聯合建房事宜,并與熊俊商定,由該公司負責建設紫陽工商所辦公樓,再支付一定補償款,將該分局所屬29號地塊價值作沖抵,在該地塊新建商住綜合樓后所有權歸企業所有。

  當熊俊與汪華平達成初步意見后,熊俊提議召開分局局長辦公會,研究解決紫陽工商所辦公樓建設方案。會上,副局長陳某明確提出在劃撥土地上新建商住綜合樓不符合政策要求,但熊俊未采納該建議,并拍板決定了此前與張文華、汪華平商議的辦公樓建設方案。

  而另一個不可忽略的細節是,就在會前,區工商分局有關人員在與汪華平商談聯合開發事宜時,要求他除為紫陽工商所新建辦公樓外,還應補償分局100萬元。雙方就補償問題發生了分歧。熊俊卻私下向張文華透底:補償金不低于50萬元即可。最終,局長辦公會通過這一方案,“工商苑”的雛形由此誕生。

  熊俊如此鼎力相助,自然不是毫無來由——就在武昌區工商分局與汪華平洽談聯合建房期間,張文華告知熊俊,實際上是他與汪華平共同投資該項目,他已經與汪華平商量好了,等聯合建房有了收益后就給熊俊不少于30%的利潤。熊俊被打動了。隨后,在“工商苑”項目建設過程中,熊俊3次收受張文華所送好處費共計人民幣46萬元。

  就這樣,經過三個人的苦心設計,一出鬧劇就此拉開帷幕。

  瞞天過海,偷改“辦公”成“商住”

  2008627日,張文華指使汪華平與武昌區工商分局簽訂了《聯合建房協議書》。協議規定,汪華平負責重建紫陽工商所辦公樓,再支付50萬元補償款,從而獲得29號地塊土地使用權,在該地塊修建商住綜合樓,建成后過戶給新八建集團。這樣一來,一方面意味著在建期間,熊俊可以控制該項目;但另一方面,風險也自然轉給了工商分局。其后,熊俊委托汪華平代理工商分局辦理相關手續,又委派副局長龔某、辦公室主任查某協助辦理。

  張文華、汪華平找到朋友吳某,安排其施工隊承建紫陽工商所辦公樓的建設,至2008年底完工。2009年初,張文華、汪華平帶著29號地塊的地形圖找到某設計公司,提出按商住綜合樓的要求設計。隨后,該公司給出了一棟樓高12層、總建筑面積4000多平方米、共44套住房的商住樓設計圖紙。

  200918日,汪華平在龔某、查某等工商分局工作人員配合下申報項目立項,并正式向市規劃局提交29號地塊建設項目選址申請。617日,武昌區規劃分局頒發《建設項目選址意見書》,項目名稱為新建辦公樓,建設單位為武昌區工商分局。

  隨后,汪華平在辦理項目立項時遇到了阻力。此時,汪華平得到了這樣的建議:根據規定,該項目屬新建樓堂館所項目,應不予審批,不妨以“再就業便民服務窗口”的名義申報立項試試。

  汪華平興沖沖地到分局辦公室辦手續。查某發現該便民服務窗口項目是以武昌區工商分局名義報建,而分局實際上并無此項目,便堅決不同意在審批表上蓋章。在此情況下,張文華竟然授意汪華平偽造武昌區工商分局、市工商局公文,并私刻分局和市局公章,制成假公文后向武昌區發改委申請項目立項。

  619日,區發改委根據該虛假文件,下發了同意在29號地塊新建便民服務窗口的批復。

  200993日,武昌區規劃分局依據區發改委立項批復,向武昌區工商分局頒發新建便民服務窗口《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

  此時,又一個難題擺在他們面前:圖紙設計的是商住綜合樓,而規劃部門批的是辦公樓,項目立項是“便民服務窗口”,申領施工許可證顯然過不了關。

  然而,利欲熏心的張文華、汪華平竟然在不能取得施工許可證的情況下與湖北某建設集團達成協議,要求該集團違法開工建設29號地塊項目,造成既成事實后再逼迫政府完善手續。2010年初,張文華、汪華平又虛報注冊資本成立銷售公司銷售商品房,樓盤名稱為“工商苑”,以武昌區工商分局二手房名義對外銷售了18套。

  據初步測算,如果樓盤全部銷售成功,扣除罰款及相關費用外,利潤仍有上千萬元。

  一意孤行,鋌而走險終敗露

  “工商苑”樓盤毗鄰長江,在建的鸚鵡洲長江大橋從旁斜跨而過。為修建引橋,周邊房屋都在拆遷,只有“工商苑”在藍天白云下,披著絳紅外衣孤獨地俯瞰偌大的空曠場地。

  一名了解此事的工商局干部向區委匿名舉報。20103月,市“行風連線”向市查違辦轉達“白沙洲玻璃廠街有一處違法建筑正在建設”的舉報件。為此,市查違辦責成武昌區查違辦調查。3天后武昌區查違辦書面回復:此項目為“武昌工商分局再就業便民服務窗口”,已經辦理了《項目選址意見書》和《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但無《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屬違法建設,并對其下達了《違法建設停工通知書》和《違法建設拆除通知書》。

  市查違辦在接到武昌區回復后,將它列為違法建筑,要求武昌區予以拆除,并在市查違辦指揮監控系統上亮起了“紅燈”,表示該建筑應予拆除。該指揮監控系統對違法建筑的不同狀態,分別設置紅、藍、綠、黃、紫5種提示燈,并可根據拆違情況依規轉換。

  20104月,工商苑項目被亮“紅燈”后,武昌區白沙洲城管中隊出動數十人到項目工地,把施工人員全部清出,并派人值守,此時,該樓已建到第八層。

  為重新開工,汪華平通過熟人約請市查違辦副處長黃某吃飯。在觥籌交錯之間,黃某根據汪華平的請托,通過電話指示下屬,將“紅燈”變成“紫燈”,“紫燈”意味著手續不全、等待補辦、暫緩拆除。

  之后,黃某還多次直接打電話給白沙洲街道辦事處某拆違負責人:項目規劃手續馬上批下來,讓駐守該項目的城管隊員撤離,讓他們復工建設。

  幾個月后,“工商苑”建成并對外銷售,成為擺在各級政府面前的拆違難題。

  20105月,張文華、汪華平為改變土地性質,又找剛升任市工商局副局長的熊俊幫忙。熊俊在以市工商局名義到規劃局咨詢補辦手續時,該局領導明確告之辦不了。市工商局領導知道后也對熊俊提出嚴厲批評。

  在此路不通的情況下,張文華繼續采取偽造公文,編造虛假事實的手段,與汪華平通過新洲老鄉陳某,騙取市規劃局作出對該地塊進行罰款后由劃撥性質用地變更為商業用地的批文。至此,一棟違法建筑在張文華等人的精心策劃和苦心經營下,基本穿上了“合法”的外衣。

  正當幾個人以為美夢成真之時,武漢市開展治庸問責行動,市紀委、監察局一舉突破該案:此為一伙社會人員勾結個別公職人員,采取弄虛作假的欺騙手段,非法建筑、出售商品房,從中謀取利益的犯罪活動;對主要涉案人員熊俊、張文華等人移送司法機關處理,相關社會人員汪華平等人交由公安機關依法處理。

  鏈接@辦案者說:

  “工商苑”事件引起了武漢市委、市政府領導的高度重視,社會各界也對此廣泛關注。在得到此案舉報線索后,武漢市紀委、監察局迅速組織力量開展調查。經過數月的艱苦努力,調查人員越過對手設置的重重障礙,一舉查清武漢市工商局原副局長熊俊等人的違紀違法行為,徹底撥開了“工商苑”事件的重重迷霧。

  熊俊在案發后交代了其涉嫌濫用職權和受賄的問題,感嘆命運多舛。他擔任基層“一把手”長達13年,20104月終于如愿以償被提拔為副局級領導干部,即到市工商局擔任副局長。他將那份喜悅定格在自己的日記中:“轉眼十多年過去,50有余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真可謂遲到的春天。”

  然而,他怎么也沒有料到,正在春風得意之時,“工商苑”案曝光。他多次向辦案人員表露他的悔恨:后悔當初在與企業聯合建房時,得知在國有劃撥用地上新建商住綜合樓不能辦理相關規劃手續時沒有懸崖勒馬;后悔當初在局長辦公會討論聯合建房時,沒有采納分局副局長的反對建議;后悔當初為了在妻子面前爭面子,在不缺錢的情況下還伸手收錢。他終于認識到:名利都是虛的,實實在在地過日子才是幸福……只是,這樣的省悟,來得太晚了一些。

  與熊俊相比,張文華的后悔似乎更令人深思。

  在“工商苑”案中,張文華起了關鍵作用。案發前,他讓汪華平在臺前表演,自己則躲在幕后操縱,瞞天過海讓一棟12層、4000多平方米的違法建筑建成并銷售,可謂機關算盡。20113月,張文華在得知市紀委正在調查“工商苑”違法違規項目后,還指使汪華平損毀主要證據并慫恿其外逃,致使案件調查一度陷入被動局面,其肆無忌憚的行為令人震驚。案發后,他最后悔的竟然是自己不該在偽造的市工商局文件上模仿領導簽字,否則就不會露出“狐貍尾巴”從而被辦案人員抓住。

  正所謂: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排列五开奖号码